南山哈士奇

脑洞枯竭,再见各位,我要飞回雨林当鸽子了

乱摸鱼和让角色们穿自己的衣物的play加吐槽

还是自闭个几个月吧qaq等寒假再放出来好了


十多度温差快把我冻成傻狗
救救孩子助她度过寒冬
周六日有空的学生狗内心复杂
大头画手发出绝望的声呵
“求约稿求约稿!大头统统8r,统统8r!”
“激情画大头,周六日在线,扣我1257731167,我,在寒冬中等李,不见不散,是兄弟,就来约大头吧!”

活得有点卑微,然而可能一直都是这样,也就没什么了,好好享受每一天吧,不管是坏的还是好的,我都接受,再狗屎的一天我也要嗨皮,坏心情都嘣屁儿去吧!!

话可能粗鄙很多


是车

这是个神秘的政哥哥被拉郎车的链接
注意是杨教授和政哥哥(拉郎)
文笔不好,ooc至极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312930551252727

画自闭了,ooc太严重了
*是杨教授和政哥哥拉郎配(根本看不出来的那种)

球球李们,给我吔点政哥哥🐍图吧,球球李们了


震惊!他竟然对他做出如此事情!

是fgo拉郎配。

对不起我就是想找个人来玩弄政哥哥。

🐍图没有,沙雕文有。

是杨永信和政哥哥拉郎――

ooc

文笔垃圾

脑洞没有

只想🐍情,但又不能🐍情。

“我觉得你最好……”达芬奇桑音调拐了个弯,眯起眼睛盯着前方出现的新的英灵,有点不敢置信地翻了翻《中华上下五千年》和《大秦:那个男人》,“叫你的马斯塔过来确认一下。”

眼前这个穿着奇怪的性感紧身衣,细腰翘臀,一脸邪魅的英灵,是传说中的始皇帝。这可能需要找来荆轲对证,奈何前几天刚被拿去喂给了另一位阿萨辛,现在只有马斯塔能辨认了。

尼古拉眼中闪着名为“科学狂热”的光,他分明看见了,那个伟大的始皇帝应声而来时的宏伟场面,仿佛穿破了宇宙的光芒在地球上升起,不落的星辰发出异常耀眼的白光,千万艘舰船拥护着中间最大、最雄伟的巨舰缓缓而来。

这是何等惊人的科技力量!!这就是非一般的power!!!!

虽然达芬奇桑也对这感兴趣,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,从舰上下来的,是一个这样的男人。

“孤乃皇帝,一统六国,江山无边的皇帝!”英灵环顾了四周,本来眼中的光瞬间黯淡下来,小破地方还没他战舰一半。

“算了朕还是先回去吧。”始皇帝准备重新钻回洞离去。

强劲有力的金属手臂一把捞住他的腰杆,硬是把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始皇帝给拉了回来,高大的阴影笼罩住了他,蓬勃的生命力带来的大幅度的胸腔的起伏在始皇帝的背上肆意妄为,他被紧紧抱住,上头的人的气息扑面而来,洒在他的脖颈间,热乎乎的让他感觉有点痒。

“呼,呼――你不能走,神奇的科技……伟大的,神奇的……中国古国的始皇帝……”

英灵不是很喜欢被一个比他高大比他强壮的男人抱住,尤其是腰杆被紧紧锢住,让他有点呼吸不过来,更别提金属手臂偶尔传来的细微的电流,刺得他全身酥麻。

“不敬!竟敢对朕――”

“这简直就是我见过最棒的科技!!!大秦的,奇妙的科技!!!是神创造的吗!!这是只有神才造的出的伟迹!!!这个国家的统治者,一定是神明化身的吧!!!”

除了说话间急促的呼吸,越发紧地抱着始皇帝的手,胸腔有力地起伏,让他稍有不满外,始皇帝显然很乐意,并十分愿意,十分享受地听到赞美他的话,他闭了眼,得意地扬起嘴角。

“朕还有更厉害的!在朕的舰船上!”

显然听到这番话的科学家正迫不及待地想去参观一番。“爱迪生是享受不到的这番美好!!”临前还要嘲讽一下对头。

“哎呀……”达芬奇桑看着消失的两人,室内的光芒已经没了,一切又恢复原样,“会有什么样的展开呢……真是期待呀――”

是很难吃的腿肉,爪子还给我画反了,还有一点都不像的政哥哥

这是个言情故事

史上最感人的爱情巨著,冷血雇佣兵竟因为一场刺杀失败侥幸穿越存活,从天而降直接摔到杰王爷面前的水塘里,他的新的人生命运,将会如何开起呢?

all佣系列

瞎写,展示展示我的垃圾文笔和言情思想。

啊,爱情,美妙无比。





H市。

凌晨一点,冬。

屋顶上已经开始积雪了,鹅毛般的雪从天而降,纷纷扬扬,如纯洁无暇的精灵给人间带来美好。悄然无声地落在地面上,冰冷的枪杆上,一动不动的人身上。

他维持着这个动作已经很久了,黑夜之中他如一匹危险的猎豹,静静等候着,给目标致命一击。


出现了!

酒店的门前停下了一辆黑色汽车,保镖们簇拥着火红头发的男人下车,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位身姿婀娜的美女,貂皮大衣,钻石链子,女子毫不掩饰的笑声,男人勾起的嘴角,越是这样,他越开心。


因为这样他们就越放松警惕,然后――

“bong――!”

被我击毙。

等等。

等等,等等!!!

那个男人倒地了――又爬起来了?!


“哎呀命大呀,捡了一条回来呀――”

说着他长吁了口气,脱掉了外套。

厚10cm的盔甲套在他身上。


当雇佣兵被压着来到他面前看到这件盔甲后,忍不禁骂了句:“我日你哥。”


风水轮流转,黑色的枪支抵在他头上,结束了他那短暂的一生。


至少他是这么想的。就算大难不死没被枪子儿打穿脑袋,在对面“小丑”裘克的手子啊,他也绝对不会好受。


失重感越来越清晰。


杀人还抛尸?


他这么想着,睁开了双眼。


10米远离地面,鸟儿从他身边路过,他在坠落。

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似乎没有受伤,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狠狠掉进水里。


岸边被打湿的人:……


“来人,给我把他带下去。”


湿漉漉地被打捞出来,他被两个下人提着。雇佣兵已经不想去想太多了,奇怪的衣着,奇怪的建筑,这根本不是二十一世纪!


“唉别呀!让给我吧!”


一头火红色的发,张狂的笑,雇佣兵睁大了眼儿。


这不就是裘克吗?!


“哟还盯着我看呢?杰克,看来你不行嘛――”走上前去一把扛起从水里刚捞出来还晕乎的雇佣兵,“人我就带走了――”




没后续了,就是瞎写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