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哈士奇

一个写手,自带画手属性【很渣】
我超——好勾搭的【比心】

社会小茨哥,人狠话超多。

社会小吞哥,人狠头发多。

【荒晴】你经历过绝望吗?

荒晴主场。

荒川小叔叔这么帅怎么我就没有呢?【抽烟

大阴阳师安培晴明现在可能遇到了麻烦。

他左顾右盼,东张西望,警惕地环顾着四方。

“虽然我现在处境比较危险,但是东张西望这个词好像是贬义词吧?”安培晴明打断了念白君。

哦十分抱歉,我们继续。

安培晴明正在躲避一只大妖的追杀。

堂堂大阴阳师如此狼狈?你可能有些不相信。事实如此,他的式神们都被大妖的水花冲湿了。

大妖的水花搞得式神们湿漉漉的,召唤用的符咒和式神纸都成了纸糊。

没了这些的安培晴明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。

长年的修养甚至还让他多了些肉肉。

“很抱歉现在要打断你了。”安培晴明大人有些咬牙地说道。

哎呀是发生了什么吗?

“在你话题偏离的时候,我已经被抓住了。”

荒川之主牢牢抱住安培晴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概是当时的咸鱼让荒川之主记仇了。

哦,详情地话,请看翻炒咸鱼这篇文。

安培晴明一把屎一把尿(?)地将荒川之主拉扯到大,使他的能力逐渐增强,甚至能打得过萤草称霸整个寮,到头来却被荒川之主一个反叛,弄得措手不及。

“为什么要毁掉契约?”

安培晴明被扛在肩上,老实说荒川之主的肩顶得他肚子疼。

“我突破契约,是要告诉你怎么做鱼。”

安培晴明:“??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荒川之主一边煮着鱼一边说着方法。

而安培晴明则是被绑在一旁,看他做水煮鱼。

你经历过绝望吗?

像这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可能是个假荒川之主。

安培晴明这么想着,吃掉了荒川之主递过来的鱼。

但是水煮鱼的味道是真的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水煮鱼很好吃。”到了陆地后安培晴明如是说道。

荒川之主那湖蓝的皮肤上出现了红晕。

“但我还是要召唤式神揍你一顿,再重新下契约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家好我来拿参与奖了


献上我一年份的图量,细化是什么,我根本不知道。

板子没有手感我可能画的是假画。

大家有过这种感觉吗,纸上画超好看,放到电脑上我画的到底是什么?

没有扫描台哭唧唧。

准备拿参与奖的亲人们,我也来了。

【荒晴】翻炒咸鱼

荒川之主,常年潜伏在荒川之底,一身大袄湖蓝色,一身皮肤湖蓝色,有时他战斗,根本不需要特意去躲避,躺在水里,大概对面的就看不到他了。

荒川之主,从来都是这么会伪装的妖。

打小当上了荒川的王,他就开始变得有品位,一本正经地挂上了紫色大毛领......手中还喜欢抓着一把扇子,扇啊扇啊,就把自己扇到了大阴阳师安培晴明的家里去了。

安培晴明看着被自己的符召唤出来的荒川之主,有点不信,揉揉眼,再仔细看了看,然后慢慢起身,走了出去。

荒川之主:“?”

好气呀把我召唤来却不跟我讲话?!!

几分钟后跑来了一堆式神。

拿着巨大蒲公英的小姑娘最为显眼呢。

“你就是被晴明大人召唤出来的荒川之主吗?”

看都不用看很明显好吗小姑娘!!荒川之主不屑地扭过了头,扇了下扇子。

“看来你很狂哦——”小姑娘笑眯眯地举起了蒲公英,“咿呀——”

荒川之主可能从来没这么狼狈过。

现在他正在躲避一个R级式神的追杀。

“在哪里啊?蝴蝶精你有看见吗?荒川之主哦!”

声音远远地传来,荒川之主不得不改变位置。

走廊尽头是一间屋子,但是却下了结界,纯净的力量——看来是那个召唤我的阴阳师的住处呢。

结界不允许妖气的进入。

只可惜我是荒川之主。

收敛了一身妖气,荒川之主变成了一只.....蓝色的水獭,抱着他那几条小鱼进了结界。

阴阳师就坐在矮矮的茶几前面品茶,忽然就感觉到有什么进入了他的结界。“安培晴明.....是这么叫的吧?”蓝色的水獭抱着几条乖巧的鱼进来。

“召唤了吾却走掉,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呢——”

声音明明这么强势,但是配上水獭的呆傻外形真的一点气势都没有呢。

晴明眼睛弯了起来,用折扇遮住了笑面,一手拎起了荒川之主。

水獭惊慌失措,致使他的顺滑小鱼掉了一地,五六条,在地上滑动,留下水迹。

“虽然在召唤出你时不负责任地走了,但是我是在为你找达摩哦,攒了很多的觉醒材料以为来的应该是酒吞童子啊茨木童子什么的,但是没想到是你,水鲤根本不够呢。”

轻轻将荒川之主放下,晴明进了里屋抱了一堆达摩出来。

“都是给你的。”

荒川之主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达摩,被严严实实地盖住了。

毕竟他现在只是个水獭。

虽然很气愤阴阳师期盼的是其它的大妖,但还是接受了达摩。

在出门时,他不忘丢给了阴阳师一个小礼物。

蓝色的小鱼在地上蹦跶着,晴明看着小鱼,慢慢摇了摇扇子。

第二天——

“安培晴明!!!!!鱼是给你的礼物!!!你居然将它腌了做咸鱼!!!”

而正准备炒咸鱼的阴阳师本想还给荒川之主他的鱼,却被他那声喊吓得手一抖,将鱼彻彻底底地丢入了炒锅,变成了一道翻炒咸鱼。

虽然试图想要吃,但是还是好咸呢,下次做水煮鱼好了。

大阴阳师这么想。


晴明小裙子——

我觉得我这次应该能出ssr!

姑姑终于换到了新衣。

这是晴明花了三天时间昏天黑日刷出来的。

曾经简练一身的姑姑现在穿着美丽的华服,站在晴明的寮里。

一会儿,见晴明满脸止不住的欣喜,手里还环抱着什么。姑姑一想,晴明大人好像是去召唤式神了,看这样子,大概是召唤到了什么好的式神吧?

“姑获鸟。”

“晴明大人,有什么事?”

晴明把怀里的小小式神露了出来。

“!!!”姑姑一把抱过,小小的脸蛋软软的,显眼的白色头发,脸像个苹果一样红彤彤的,但是通身散发出的强大气息让姑姑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是谁。

“是的,茨木童子。”

晴明似是长舒一口气。

姑姑看着怀里的小小孩子。

“那就拜托你了姑获鸟。”晴明说完这句话就去休息了。他花了太多精力去研究召唤茨木童子的法阵了,现在他需要休息。

姑姑小心翼翼地抱着茨木童子。

“你是谁啊——”茨木童子奶声奶气的说道,这倒是让姑姑想起了她带萤草和其它式神的日子,如今又有宝宝带了。

“姑获鸟。”姑姑轻柔地应道。

拨浪鼓、风铃、从萤草那里借来的蒲公英,还有蝴蝶精给的小皮鼓。姑姑为了让茨木童子更好的玩耍,当天晚上就夜闯妖狐的家,趁着他睡着,剃光了他尾巴上毛茸茸的毛,做成了一张毯子,让茨木童子在上面玩耍。

对于茨木来说是多了一个新的来自姑姑的关爱。

对于妖狐来说是长达两年的不敢再出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茨木童子的印象里,姑姑是从小最亲近的式神,她会带他刷御魂,探索,并且每次最后一点血都让他打,胜了之后甚至还会用那满是顺滑羽毛的掌轻抚他的头。

茨木童子也看到了萤草,小小的姑娘怎么这么厉害?

但是她居然喊姑姑叫“阿妈”,这不能忍!姑姑是我的!

长大!我要快点长大!这样就能霸占姑姑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姑姑,我想要去刷觉醒。”

姑姑看着已经高了她三个头的茨木童子,走去了仓库。

茨木童子:“?”

仓库里开始飞出各种各样的觉醒材料。

堆积在寮里如同小山一般。

“这些都是我和晴明大人在你没来之前就收集好的。”姑姑吹了一下上面的灰,“只是你来的晚了,放的有点久,不过只是积了灰而已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妖狐走在寮里,看着樱花树,转头看到当年的两个式神,吓得丢下了自己的扇子,一溜烟地跑到了晴明等人的地方,不敢再出来。

留下阴影了,绝对留下阴影了!妖狐这么想,甚至没有在意晴明阿爸才给他买的新衣服蹭到地上脏了几处。

“宝宝你长那么大我还真是欣慰啊。”姑姑感叹道,“只是没有新的宝宝让我抱了。”

茨木童子拥住了姑姑。

“姑姑不可以!”

姑姑看着弯腰低头埋在她怀里的茨木童子,答应道:“好,好——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隔天。

“姑获鸟,这次出来了大天狗。”

茨木童子站在远处,看着姑姑抱着小小的大天狗投来的轻蔑的眼神,气得跑去拔光了妖狐尾巴的毛。

最终被萤草教训了一顿——


式神全是女的如今终于来了个男性——

晴明望着自己的式神录,虽然没有ssr,sr也不多,但至少他还是有几个厉害的sr的。

比如,雪女。

“哎呀晴明大人你忘了你把她给我升星啦——”姑获鸟拍拍身上羽毛,继续抱着怀里的童女逗着她。

“那,络新妇呢?我记得她马上就可以升星了。”

“您把她喂给雪女了。”

晴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张蓝符和好不容易省下的100勾玉,叹口气拉上了神乐一起去召唤。

“晴明决定这次召唤什么?”

“不确定。”

因为他从来没召唤过好的。

第一张符下去。

“哦呀晴明大人!”鲤鱼精开心的朝着对面的阴阳师挥挥手,“距离上次再见已经有2个月之久了呢!”

是的,把鲤鱼精喂给雪女之后已经过了2个月了。

“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呢!这次我会继续努力的!我还带了伙伴哟!”

鲤鱼精欢快地走掉了,留下了一地的水。

伙伴?

莫非是......二突子妖狐!!!晴明有些激动,开始画第二张符。

第二张符下去。

“哦是晴明大人呀。”

河童手上的水球跟之前的鲤鱼精一样,撒了不少水。

“您知道鲤鱼精小姐往哪走了吗?”

神乐指了指门口。

“出门,右拐,她大概是去找别的式神了。”

然后趁着河童不注意,神乐一把伞打晕了它并拖回了召唤阵把它塞了回去。

”好了晴明,我们继续来召唤吧。“

”下一个肯定是鲤鱼精小姐的朋友呢!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还要继续吗?晴明。”

这次的晴明手有点颤抖。

“嗯。”

这次他不像上次一样规规矩矩地画五芒星了。

谁在意这些了!给我个sr式神吧!于是他画了一个阿姆斯特朗回旋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。

“虽然很荣幸来到这里,但是能否请晴明大人下次画符时文明一点呢?”

妖琴师很显然对那略显粗鄙的召唤符不满。

晴明和神乐愣在原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是姑娘的式神里突然多了个男性式神,姑娘们都好奇地围在他身边。

当然,这并不代表出战的主力就变为了妖琴师,姑姑还是带着童女一起,不过这次身边的达摩变成了妖琴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斗技时,妖琴师看着对面姑姑的锦衣华服略有所思。

“晴明大人,为什么姑获鸟没有那套衣服呢?”

“因为,我是旁人啊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