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哈士奇

脑洞枯竭,再见各位,我要飞回雨林当鸽子了

盲画小弹簧,嗨皮鸭

拉郎配
杰森和迈克尔,好吃到爆!

互相哭诉(´;︵;`)
然而摸鱼不想那么多,就不讲细节,大家都是模模糊糊过去就好了

有点黑暗意识流,温暖秋日送你温暖祝福

使用不同画风佣兵兵,结果找不到感觉就很尴尬,哦嚯,完蛋

哈皮万圣play
我知道万圣还没到,我就要提前嗨皮

点我看旧装之间的雨中故事

最近迷上克苏鲁,企图用那种感觉来写,失败告终
以佣兵第一人称视角讲述故事





又来了。
深夜的时候我总是会看到窗外掠过黑影。在惨淡的月光下,“他”细长如同骷髅,我无法捕捉到细节,只知道“他”似乎一直在我的窗前,静待我熟睡,没有一丝呼吸,仿佛死去多时。
而后天突变,阴沉的云布满了天际,萧索的风刮在我的窗上,“他”突然消失了。雷电轰鸣不绝,令人甚至觉得这道来自天神的惩罚最终会降临在自己头上。
“他”大抵是怕了这天神,不再出现了。
可我想错了。窗外的雨渐渐大起来,模糊了一切外景,纵使我的屋内干燥无比,但还是有水声,嘀嗒嘀嗒,落在木头地板上。
我有些迷糊,双目还刚刚睁开,一道闪电照亮了屋内。“他”进来了,就是一具骷髅架子,破烂不堪的衣物着在身上,雨水将“他”淋得狼狈不堪。空洞的眼眶什么也没有。
冷,屋子里突如其来的冷。
“他”动了。
几乎是眨眼之间,贴在我的脸上,雨水混着不知哪来的泥土也一同出现在我的脸上。
“他”会发出声音。一具骷髅架子会发出声音。可怖的巨大的戴着看似粗钝却不简单的刀刃的左手缓缓举起,仿佛来自地狱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天凉了,我给你送秋裤来了。”